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修磊 > 十年前科斯与克鲁格曼的“危言耸听”,如今都应验了

十年前科斯与克鲁格曼的“危言耸听”,如今都应验了

最近在读吴晓波的《激荡十年,水大鱼大》这本书,书中的一些细节,让人抚案沉思,不禁心潮澎湃,顿觉智者目光如炬,洞穿宇宙;愚者却无知无畏,故步自封,终于错失良机。十年后再看,不禁感慨岁月如逝,扼腕长叹,悔之晚矣。

2008年,就在北京奥运会举办的一个月前,7月初,对于太平洋彼岸正在发生伟大变革的中国充满好奇的98岁的罗纳德·科斯拿出自己一半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奖金,用于召开一次关于中国改革的学术研讨会。

新制度经济学的创始人,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在2008年7月召开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30年”学术研讨会上提醒说:“如今中国经济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

今天回看他说的这句话,真是暮鼓晨钟,当头棒喝。充满了当下的现实意义。但可悲的是,我们至今没有看到好转的迹象,甚至仍然在恶化之中。

而到了第二年,2009年5月10日,刚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克鲁格曼飞抵上海,展开了他的中国之旅。

作为一个受邀而来的客人,克鲁格曼不像他的其他同行一样,说一些台面上的客套话,相反,他对中国经济08年经济危机之后的迅猛反弹及其前景都颇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的恢复是虚弱的,官方提供的数据不值得信赖,中国想要通过出口来恢复经济增长是不太可能的,需要马上开始着手经济结构的调整,未来三年将会是中国经济转型或过渡的关键时期。此外,中国可能是一个汇率操纵国,贸易盈余政策肯定会带来很大的贸易紧张,其他国家再也不能容忍中国有这么大的贸易盈余。

与尼尔·弗格森提出的“G2”观点不同,克鲁格曼认定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经济体是美国和欧盟,中国在二十年内无法成为最大的经济体。在被问及人民币的国际化时,他更是直截了当地回答说,在他有生之年大概是看不到的。

网易“克鲁格曼:中国公敌?”专题页面

现在回头来看,克鲁格曼的哪一句话不是金玉良言,尤其在今天这个内忧外患的时刻。尤其是他的“中国想要通过出口来恢复经济增长是不太可能的,需要马上开始着手经济结构的调整,未来三年将会是中国经济转型或过渡的关键时期”、“ 贸易盈余政策肯定会带来很大的贸易紧张,其他国家再也不能容忍中国有这么大的贸易盈余”和“中国在二十年内无法成为最大的经济体”这些建议和言论,现在看来更是值得击节叫好,极富先见之明——2011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还是9.3,2012年陡降至7.65,之后逐年下降。前几日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日本野村证券的分析认为,我们明年的经济增长甚至将放缓至2.5%。

而经济学家向松祚在近期的一次演讲中针对2018年中国经济下行讲到,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6.5%。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研究小组,他们内部发布的报告是:到目前为止,中国GDP的增长数据为1.67%。而另外一种测算显示数据为负。

但在那个中国经济貌似狂飙突进,国内弥漫着一片乐观主义、民族主义的时刻,他的这些言论无异于无数根钢针,刺伤和激怒了很多中国学者和国内的媒体。在网上,更是一片排山倒海的斥责之声。他的这些建议当然也被视为危言耸听,弃之如敝屣,无人采纳。而在今天身处中美贸易战,国内经济一片哀鸿遍野的时刻回头再来看,我们无疑正在为当年的傲慢无知和愚蠢买单。

— END —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