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修磊 > 一年复盘|雄安新区设立再思考

一年复盘|雄安新区设立再思考

来源于作者个人公众号

修磊

(点击跳转原文)

微信公众号号:baixiaoshengguilai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

——列宁

2017年4月1日晚上7点的《新闻联播》,注定是要被铭刻进历史的珍贵画面——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雄安新区。

当时的我正在理发,当看到两位主持人正襟危坐宣读政令,“国家级新区”、“千年大计”这些词汇陆续陆续传入我的耳朵的时候,我意识到,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

而今,雄安新区已经面世一年有余,一年之后,当一切冷静、沉淀下来,再结合中国当今的宏观经济形势进行复盘,或许会对雄安新区设立的缘由及其未来的走势趋向有更深一步的思考。

在五月份举行的“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2018年会”上,国务院参事、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介绍, 2017年南方GDP实现52.5万亿元,占全国总量的61%左右,是1980年以来占比最高的时期,相应的北方的占比下降到39%左右。

如果说以上呈现的还只是存量的差距,而当我们注意到增速上愈来愈大的差距时,我们对于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就必须陡然增加到一个新的层次。在这次论坛上,杜鹰同样谈到,2013年以来,我国南方与北方之间的经济增速开始拉开,增速的差距由2013年的0.6个百分点扩大到2017年的1.4个百分点。

其实这个问题在最近的几年已经相当严重,东三省加上山西在全国各省市GDP增速排行榜上已经连续几年静陪末座,内蒙古在本世纪之初几年凭借煤炭等重化工业的加速上马在几年之内年度GDP增长率一度跃升至30%以上,一骑绝尘,罕有其匹。但是好景不长,随着2008年经济危机的爆发,尤其是近年来宏观经济上的去产能以及新旧动能转化,内蒙古经济已经陡然失速,2017年更是降到仅有4%。

内蒙古如此,河北亦是如此。就算原本GDP排名全国第三,与江苏只在伯仲之间的北方老大哥山东,在今年初省委书记的那场振聋发聩的公开讲话之后,外界亦是发现其经济发展的内在肌理已经出现严重疲态,以至于有山东“东北化”之说。

在北方几乎整体沦陷的同时,南方省份却在这场经济动能转化的过程中愈战愈勇。尤其是在原本南方板块中相对落后的西南板块,近年来经济成长表现非常亮眼。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经济增速排名前四的省份均来自西南地区,贵州和西藏均超10%,云南和重庆也都超过了9%,此外,四川以8.1%的增速位居全国第七。

而如果放大经济地理的视野,我们也会发现近几年来,长江中上游地区一直是我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区域。除了上面提到的西南板块,长江中游的江西、安徽、湖北和湖南,近几年的经济增速在各省份中也是名列前茅。

中国人历来讲究平衡,这在北京故宫以及老北京城的布局上就凸显得淋漓尽致,而失衡就意味着某种危险。

而经济上的失衡更是将对一个国家的长久发展乃至国家安全造成严重的挑战。因此,立足当下,着眼长远,在中国北方开辟新的增长极,减缓甚至平衡愈演愈烈的南北方经济差距,已经成为摆在当今中国面前一个非常核心的命题。

打开整个中国北方的经济地图,大家可以发现,北京—天津一线以南,郑州—济南一线以北,除了河北省会石家庄等零星地区之外,整个华北腹地呈现中部塌陷之势,河北省三大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中的太行山和黑龙港流域,以及山东省在区域经济中敬陪末座的菏泽、聊城、德州都位于这一地区。环境污染、过剩产能、经济增长失能都成为困扰这一地区经济成长的痼疾。譬如在《中共河北省委关于制定河北省“十三五”规划的建议》中,就明确提到“以燕山—太行山和黑龙港流域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环首都扶贫攻坚示范区为主战场”实施精准扶贫。

而雄安新区的设立,则成为拉抬整个华北腹地经济颓势最为关键而有力的措施,加之其南邻黑龙港流域,西靠太行山贫困带,在建的京九高铁又连接聊城、菏泽等地,必将为整个华北腹地的经济崛起及扶贫开发起到巨大的龙头带动作用。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而这一主要矛盾转换的一个大背景就是我国已经开始进入城市化进程的加速阶段。如今,我国的城市化率已经超过58%,每年的增长率在1.2%左右,也就意味着每年有1500万左右的农村居民涌入城市。

面对着这一全世界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城市化进程,中国的大中城市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而随着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以及新时代、新问题对中国当今城市的挑战。我国迫切需要一片处女地来进行新时代、新科技环境下的城市探索和实验。

而从这个意义上讲,雄安新区的设立,及其依靠白洋淀的优越自然环境,已经成为我国探索新型城市化最重要的试验场。譬如,在城市体制机制、居住政策、城市“去房地产”化、居住样态、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无人驾驶、生态城市、现代办公等等方向上,雄安都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未来城市在方向上绝佳的试验场,缓解了在已建成城市进行政策和市政改造上进行探索的巨大的成本压力。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考察北京提出“四个中心”,即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要求努力把北京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

而在北京移除经济中心这一定位之后,围绕未来北方经济中心必将是一场经济的大腾挪,而从这一角度上来讲,雄安必将成为未来承接北京经济中心职能的核心城市之一,而这一点,从雄安的“央企一条街”、阿里巴巴、腾讯等中国互联网大佬纷纷与雄安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就可以看出端倪。

而就在雄安新区设立雄安新区消息发布的同一天,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市长许勤被宣布调任河北省委副书记,之后扶正为省长。作为改革开放老牌“特区”的掌舵人,许勤亲自“督战”雄安新区。可以说,无论是政策还是人事,新生的新区,已被加装上最强劲动力,雄安经济,想不腾飞都难。

我们可以看到,习主席从政初始之地就是在河北,跋涉耕耘,玉汝于成,自然对此地寄予了巨大的个人情感。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去河北调研次数最多,包括扶贫、冬奥等,但2017年2月23日,是习近平专程到河北省安新县进行实地考察,并亲自主持召开了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座谈会。

河北从中国春秋战国一直到汉唐,曾长期占据中国的经济中心地位,千里膏腴之地,人才辈出。只是到了五代由于幽云十六州的丢失,中原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分界线由燕山长城一线南压到蔚县—涿州一线,曾经的中原腹地河北顿时成为军事前沿之地,饱受战乱之苦。加之其后的中国经济中心南迁、黄河水患,曾经的中国经济重地才一步步沦落。对于这一点,多次劝导全党要多读历史的习主席是不会不清楚的。

最高领导人亲自抓一个地方的规划,可见雄安新区在习近平心目中的分量。雄安新区被称为“历史性战略选择”,不是“百年大计”,而是“千年大计”。雄安新区,饱含着习主席巨大的情感与期待。

推荐 19